笔趣阁 www.biquge0.cc,最快更新我的野蛮女上司最新章节!

    我说道:“你一个女孩子,干嘛要想那么多,心那么大啊。”

    莎织咯咯笑道:“殷然,没有目标的人,像一只等死的动物。迪拜之行,我找到了奋斗的目标。那就是我也要拥有不菲的产业,我需要一个为我源源不断创造财富的产业。并且我要在管理上乐在其中。要不然这么无聊的过一天,实在太茫然了。行了,我就是告诉你一声我回来了,最近也没有时间跟你见面。我那车子。我听说你不用我车子啊。”

    “你又怎知道?”我问道。

    “我看到的。”

    我惊道:“你见过我了?”

    莎织说:“哈哈哈骗你的,我没有见过你,就是猜的。我猜你老婆一定不会让你开我的车子。你也不可能卖了,怎么样,我过去取车好不好?我发现我不跟以前一样没心没肺了,我突然很怀旧起来。去了国外一段时间,心却在湖平飘着。”

    “行吧,你过来取车吧。”

    “我没空过去,我让我一个手下过去取车。”

    “那行。”

    我过去把车给了莎织的手下,看着红车跑车消失在街角。我给莎织打了电话:“车子给你手下了,你以后用的是这个号码,是吧?”

    “对,但是我可不敢给你打电话。万一让某某人误会为*,破坏了你家庭。不过破坏了才好。”莎织笑着说。

    我说:“行了,有空联系。见面的时候再说吧。”

    “开始忙了,我要把我的公司搞得比林夕的亿万要大。听说林夕的父亲还有一个更大的企业?没事没事,我一步一步来,我看到底是林夕强,还是我强。对于她从我手上抢走你这事,我一直都在耿耿于怀。”莎织说道。

    我说:“那是多种因素的,莎织。”

    “拜拜,有空再联系。”她挂了电话。

    莎织回来了,那个年纪轻轻的富婆,不甘寂寞,重新出山了,这次玩的还是正道生意。

    魔女的车子进来停下,下车后,问我道:“十字路口那里,遇见莎织的车子了,她来取车了?”

    我搂住魔女,说道:“她让手下过来拿车的,回来湖平市了,说跟人合资了一家公司,要跟你一决雌雄。”

    魔女吃吃笑了:“那好啊,随时恭候。”

    “今天怎么下班那么早?”我问魔女道。

    魔女说:“今天上班的时候,第六感,感觉不对劲,赶紧回来了。说。如果是莎织来取车,你会?”

    “我还是像对她手下一样对她啊。难不成我要跟她搂搂抱抱么?我们都已经过去了。谁没有一段曾经往事呢?”

    “你那么紧张做什么啊?今天去我爸爸那里吃饭么?”她问道。

    我想了想说道:“不去了,今天太累了,不想过去受罪。”

    “见到我爸爸,是受罪啊?”魔女说道。

    我说:“能不是么?每次都上课,大道理,你妈妈现在对我还好些。像以前一样,我不知道我是什么心情过去的。”

    “那我们去餐厅吃饭?”

    “走吧。”

    在餐厅吃饭的时候,魔女摸着我全身上下,我说道:“你闻我呢?她没有来,即便是莎织来了,我和她也不可能有任何的身体接触。”

    魔女说道:“不是。我是在找我送你的幸运符。”

    额?幸运符。我也翻找我全身的口袋起来。

    魔女说:“那枚幸运符除了帮你保平安外,还能帮我监督你的女人。”

    “幸运符里面有窃听器?”我疑问道。

    魔女嗔道:“殷然同志用你大脑想一想,我林夕想窃听你,用得着那么大费周章吗?哼,我在你心里的形象,是那么毒辣阴险?”

    “嘿嘿嘿。当然不是。”我尴尬道。

    “到底放哪儿了幸运符?”魔女逼问道,“我送你的东西,就能够随随便便扔了?”

    “我明明放在口袋里,每次换衣服我也会带上啊。你还别说,那枚幸运符还真挺灵验的。哦,记起来了,我放在车里半岛铁盒的盒子里面了。”我笑道。

    “哼,你丢了你就死定了。”魔女威胁我的样子,很可爱。

    我吻了一下她的唇,她急忙推开:“不许你碰我。”

    这个女子,永远都那么美那么惹人,我跟她在一起,每天她给我的感觉都是新鲜的,让我每天都可以找到初恋的幸福。

    有了那个幸运符,确实我做什么我都感觉幸运很多,披荆斩棘过关斩将,在工作中一路凯歌前行。

    坐在办公室里,我看着一大堆客户的资料,开会回来后,好些天过去了,还没有做成任何一个单呢。我看着其中一个客户资料,湖平市远东寝具厂。

    我问南林道:“南林,这个远东寝具厂,跟我说一说详情。”

    南林说道:“经理,只要不是新建的工厂新公司,几乎都是有固定的长期合作的供应厂家的。这个寝具厂的电器一直是永恩公司提供的,他们合作已经好些年了。那时候我过去的时候,同行去了十多家公司,但是去了后感觉没戏就没有人再去了,所以当时有竞争力,经常拜访远东寝具厂的就有三家,就是永恩公司,还有我们公司,还有一家别的。之所以他们选择我们大通的原因可能是因为我们是品牌好,而且这一次报上去的价格比较高,可以帮永恩公司抬价。因为永恩和远东寝具厂的关系太好,估计我们也就是被他们拉去陪个标,抬高一下价格。”

    我问道:“你觉得效果不好,要放弃了是吗?”

    “是啊,我打算要放弃了。”南林说道。“那个永恩公司的销售代表公开对我们说,这次你们大通还是什么的都别来了,我们永恩跟远东早就把关系做死了,你们来跑也没有任何机会。这么说吧,我调查到的详细情况是这样的,远东的霍副总,已经被永恩公司搞定,贴心要买永恩公司的。远东采购部门对我说,他们长期跟永恩公司合作,长期使用永恩公司的产品,和永恩公司的人关系很铁。远东的技术部占部长说,一直在用永恩公司的产品,但都是买进来了之后他进行技术交流,没有混到油水。远东董事长袁董事长,没有任何厂家去找过他。我去找他,他也不会见我。”

    “走。去那里晃晃。”我说道。

    南林不高兴道:“经理,机会根本都没有了,我们还去那里做什么呢?没意思啊。”

    “什么事情都说没意思,那你现在还有哪单子让我们容易做,让你有意思去做的呢?”我问道。

    南林说:“经理,这次不一样啊,他们远东上下都已经被永恩搞定了,我们这不可能啊。”

    “我先去看看再说。”我坚决道。

    南林只好点头:“那。那好吧。”

    转悠了两天,感觉确实如此啊。永恩公司这一次把关系做得很到位,我们大通跟其他公司估计真的没有任何机会了。进去远东技术部的占部长的办公室拜访,我警觉地发现他们远东寝具厂的联络电话号码都压在办公桌的电话边玻璃下面,我偷偷用我的手机存了几个主要領导的电话。

    我小声对占部长说道:“占部长,这一单子如果做下来,我们长期合作的话。嘿嘿嘿嘿。那您整年整年的烟酒钱,都不用发愁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