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笔趣阁 www.biquge0.cc,最快更新金银岛最新章节!

    我刚打算爬出桶去,这个人却开始讲话了。原来是西尔弗。但是,刚听了开头的几句,我就明白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发现我躲在桶里。我蜷缩着,战战兢兢地侧耳倾听,怀着极度的恐惧和好奇—因为,自从西尔弗一开口,我就明白,船上所有好人的性命都系于我一个人的身上了。

    当天夜里,我们通宵奔忙着—将物品一一装舱归位,还要忙于接待乡绅的朋友们,比如勃兰德里等人。他们坐着小船来到这里,纷纷预祝他一帆风顺,早日平安返航。我在本葆将军旅店的时候从来没有这么累过,从来没有哪个晚上是这么忙的。天快亮的时候,我已经疲惫不堪,这时,水手长吹响了他的角笛,水手们整装待发,精神抖擞地站在绞盘扳手前准备起锚。尽管我早已精疲力竭,但依旧舍不得离开甲板。对我来说,简短的命令、尖锐的笛声、在船上微弱的灯光下各自坚守岗位的水手,这一切都是那么新鲜有趣。

    “喂,高个儿约翰,给我们唱一个。”一个声音喊道。

    “来个老调儿。”另一个喊道。

    “好的,好的,伙计们!”高个儿约翰高声答应着,他站在一旁,拄着拐杖,一下子就唱起了那首熟悉的歌—十五个汉子扒着死人箱—

    水手们接口唱道:

    哟嗬嗬,朗姆酒一大瓶,快来尝!

    在“嗬”字出口时,大伙一齐使劲儿转动面前的绞盘扳手。

    看到如此激动人心的一刻,我甚至有一瞬间回想起了在本葆将军旅店时的情景,船长的声音似乎回响在我的耳边,就夹杂在这合唱声中。突然,大铁锚露出水面,在水手们的歌声中,它被吊了起来,滴滴答答地往下淌水。紧接着,帆开始鼓满了风,陆地和船舶从两边掠过—“伊斯帕尼奥拉”号终于开始了它驶向藏宝小岛的航程。这时,我才下到房舱去打了一小时的盹儿。

    对于这次航行,我不准备详细叙述了。一路上非常顺利,船的性能很好,水手们十分称职、能干,船长也极其在行。只是,在我们到达小岛之前,有两三件事需要交代一下。

    首先是埃罗先生,他的表现实际上比船长之前所担心的还要糟糕。在船员中他几乎没有半点儿威信,手下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在他面前随心所欲。但这并不是最坏的。“伊斯帕尼奥拉”号出海一两天后,他便整日醉醺醺地出现在甲板上,醉眼蒙眬,脸颊通红,讲话结结巴巴、口齿不清,诸如此类的酗酒状况全都出现了。一次又一次,他被喝令回到甲板下面去。他走路摇摇晃晃,站立不稳,好几次跌倒在地,还受了些皮外伤。有时,他整天从早到晚躺在升降口一侧他小小的铺位上;偶有一两天头脑清醒时,他就勉勉强强地做些自己分内的工作。

    我们怎么都查不到他是从哪儿搞到的酒,这成了船上的一个谜。无论我们怎样费尽心思地监视他,还是无从得知。当面质问他时,假如他喝了酒,就只会冲你哈哈大笑;假如他神志清醒,就会赌咒发誓,说他向来滴酒不沾,除了水,任何东西都不喝。

    作为一名大副,他完全不称职,而且在船员中也产生了不良影响。显然,照这样发展下去,用不了多长时间他就会彻底毁掉自己。果然,在一个浪高风大的夜晚,他失踪了,没有人再见过他。对此结果,没有人表示太多的惊讶,也没有人表示格外难过。

    “准是一头栽到了海里!”船长说,“好吧,既然如此,也省得我们还要给他戴上镣铐关起来。”

    但是现在我们缺少了大副,必须从船员中提拔一个。水手长约伯·安德森是最合适的人选,尽管他依然被冠以水手长的头衔,实际上他履行了大副的职责。特里劳尼先生曾经在海上航行过,他的知识很有用,所以每当天气比较好的时候,他总是亲自值班瞭望。副水手长伊斯雷尔·汉兹是个经验丰富的老手,且足智多谋、小心谨慎,在紧要时刻,几乎任何事情都可以放心地交付于他。

    副水手长同高个儿约翰·西尔弗是至交。既然说到西尔弗,我就来谈一谈船上的这位厨子—“烤全牲”,水手们都这样称呼他。

    在船上,西尔弗用一根绳子将拐杖捆好,并套在自己的脖子上,以尽量解放自己的双手。有一幕是很值得一看的:做饭的时候,他把拐杖抵在舱壁上,用来撑住自己,无论船在风浪中如何摇晃、颠簸,他都能够像在岸上一样稳稳当当地继续烹饪。假如你看见他是如何在风浪肆虐的甲板上轻松自在地走来走去的,一定会啧啧称奇。在距离最宽的地方,装有两根缆索供他攀扶—它们被大伙儿称作“高个儿约翰的耳环”。他抓着缆索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去的时候,有时会使用那根拐杖,有时则任由它挂在绳子上在身后拖行。他的动作十分敏捷迅速,不比两条腿走路的人慢。即便如此,过去和他一起在海上航行过的人依然摇头叹息,说他已大不如前。

    “‘烤全牲’可算得上一个人物,”副水手长对我说,“他在年轻的时候受过很好的教育,高兴的话,他可以讲得头头是道,不比书本上写得差。他的胆量也是数一数二的,一头狮子在高个儿约翰眼里都不算什么!我曾亲眼见过他单独跟四个人格斗,赤手空拳揪住他们的脑袋使劲儿往一起撞。”

    船上的水手都很尊敬他,甚至听从他的命令。他有办法和每一个人都谈得来,并且使每一个人都对他心存感激。他对我一向很好,态度总是十分亲切,每次在厨房里见到我总是显出很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