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笔趣阁 www.biquge0.cc,最快更新金银岛最新章节!

    当我和西尔弗也到达那里时,发现根本不是发现了什么宝藏。原来,在一棵非常高大的松树脚下,有一具死人骨架突兀地横在那里,骨架被绿色的蔓草紧紧缠住,有几块较小的骨头甚至被局部向上提起,地上残留着一些没有腐烂的破布条。我相信,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不寒而栗。

    “吉姆,”等到只剩下我们两个人的时候,西尔弗说,“如果说昨天我救了你一命,那么你今天也救了我的命,老约翰是不会忘记的。刚刚我看到医生招手叫你逃跑,我是用眼角的余光瞧见的;我看见你拒绝了,就向你跟我保证的一样。吉姆,在这件事上你做得真是个正人君子。自从上次的强攻失败后,我今天才第一次看到了一线希望,这应该感谢你。吉姆,现在我们不得不带着那帮家伙去寻宝,凭感觉我总觉得此行很危险,你和我必须相互依靠,相依为命。那样的话,即使再倒霉,也不至于掉脑袋。”

    就在这时,火堆那边的一个人招呼我们过去,说是早饭已经准备好了。大家散坐在沙地上吃面包干和煎咸肉。那几个人点起的火堆大得能烤熟一头牛,现在火苗很高,只能从背风面靠近它,但是即使这样也得加倍小心。对食物,海盗们也是同样浪费,他们准备了超出食量三倍的饭菜。一个海盗疯疯癫癫地一边笑,一边把吃剩的东西全都扔进火里;这不寻常的燃料添加进火堆里,顿时烈焰冲天,噼啪乱响。在这以前,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人,只过今天不想明天—这样形容他们简直再恰当不过了。像这样糟蹋食物、站岗时呼呼大睡,尽管他们能凭着一股蛮勇去打仗,但一旦遭遇挫折,我看他们根本应付不了持久战。

    西尔弗让鹦鹉“弗林特船长”蹲在他的肩上,独自坐在一旁吃早饭。对于海盗们的行为,他一句话也没说,对他们的鲁莽妄动并不开口责骂。这使我感到很惊讶,因为他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显得老谋深算。

    “我说,伙计们,”他说,“有我‘烤全牲’用这颗聪明的脑袋为你们考虑,你们可真是好福气。我已经把想要了解的一切都打听到了。船的确在他们手上,不过我现在还不知道藏船的确切地点;但是只要我们找到宝藏,拼了命搜遍整座岛,肯定会找到船的。伙计们,再说我们现在手上就有两只小船,凭这一点就占了上风。”

    他就这样大肆鼓吹着,嘴里塞满了热的煎咸肉。他在用这样的办法燃起他们的希望,恢复众人对他的信任。我猜,他同时也是在给自己打气。

    “至于这个人质,”他继续说,“我想这应该是他最后一次同他亲爱的伙伴谈话了。在这次谈话中,我听到了一些消息,说起来还得感谢他呢!现在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们去寻宝的时候,我要用一根绳子把他牢牢拴住,要像保护金子那样看牢他,不能叫他跑了,你们要把这一点给我记住了。只要船和宝藏都到了我们手里,伙计们就高高兴兴地回到海上去。到那个时候,我们再跟霍金斯先生算总账,对他所干下的好事,我们可要好好答谢。”

    听了西尔弗的一番话,海盗们个个兴高采烈。可是我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假如他刚刚所说的计划可行的话,西尔弗,这个两面三刀的叛徒,必将毫不迟疑地照着干。也就是说,他至今还是脚踏两只船。毫无疑问,他更乐于同海盗们一起满载金银财宝逍遥法外,而他寄托在我们这边的希望则仅仅是将脖子上的绞索拿掉而已。

    再说,即使事态进展顺利,逼得他不得不履行向利夫西医生所做的承诺,我和他的处境也十分危险。一旦他的强盗同伙证实了对他的怀疑,那么我和他将不得不拼死搏斗,以保全自己的性命。可是,他是一个瘸子,而我又是一个孩子,怎么打得过五个身强力壮的野蛮水手呢?

    除了这双重的担忧,我的朋友们所采取的行动也始终令人费解:他们为什么会舍弃这个寨子?为什么要交出藏宝图?这些举动都不符合常理,也始终没有得到解释。我又想起利夫西医生对西尔弗发出的警告:“你们快要找到宝藏时,可要提防喊叫声。”读者如果站在我的位置考虑一下,就很容易理解为什么我吃早饭时食不甘味,为什么我跟在海盗后面出发寻宝是那般心惊胆战。

    假如有其他人在场,一定会看到一个奇特的场景:所有人都身穿满是泥土的水手服,除我以外,人人都全副武装。西尔弗一前一后挎着两支步枪,还有一把大弯刀悬在腰间,他的两只外套口袋里各放了一把手枪。除了这些,更加突出他奇特形象的是,他的肩头还蹲着鹦鹉“弗林特船长”,不时发出难听的声音,无意义地跟着水手学舌。一条绳子牢牢拴在我的腰间,我顺从地跟在厨子的后面。他要么腾出一只手紧紧抓住松散的绳子的另一端,要么用牙齿咬住不放。无论怎么看,我都像是一头被牵去表演的狗熊。

    其他的人也都扛着各种各样的东西:有的人扛着铁锹和镐头—这是他们早先从“伊斯帕尼奥拉”号上搬来的工具;有的人扛着猪肉、面包干和白兰地,这是准备午饭时吃的。看得出来,这些东西都是我们之前储备在寨子里的。由此可见西尔弗昨天晚上说的是真话,如果不是他跟医生达成协议,他和他的同伙们在大船不见了以后,就只能靠喝凉水和打猎来填饱肚子了。没滋没味的凉水当然不符合他们的口味,而水手又往往不是好猎手。再说,水手们连饭都吃不上的时候,弹药自然也不会充裕。

    全体就这样带着装备出发,甚至连脑袋开花的那个也走在队伍中,按道理来说,这样在烈日下行走肯定不利于他恢复健康。我们一行七人拖拖拉拉地来到了停有两只小船的岸边。小船里还留有海盗们纵酒胡闹的痕迹:其中一只座板被砸断了;两只小船都沾满了泥,船内进的水都没有舀干。出于安全考虑,我们决定把这两只小船都带走,于是我们分坐在两只小船上,向锚地底部划去。

    途中海盗们针对地图上的标记发生了争执,因为上面的红色“×”画得太大了,无法确定准确的地点。而背面的文字说明又含含糊糊。读者也许还记得,上面写着如下几行字:望远镜山的山肩上有一棵大树,方位东北偏北。

    骷髅岛,东南偏东。

    十英尺。

    我们首先需要找到大树。在我们的前方,锚地被一片高约两百至三百英尺的台地33挡住了。台地的北端与望远镜山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