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ge0.cc,最快更新隐藏的爱最新章节!

    董梵看了看杜思琪,不知道现在是该继续装成没事人一样出去,还是跟她说点什么。

    “当初你和梓伦哥分手,是因为你妈吗?”杜思琪已经将话题开展了过来。

    董梵脸色微微苍白,不知如何作答。

    “我突然有些好奇。”杜思琪耸了耸肩,“梓伦哥这五年发生了什么我都知道,但你这五年呢?”

    董梵抿了抿唇,眉眼闪过一丝窘迫:“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就先走了……”

    说罢,她不等杜思琪做出回应,便逃离般离开了宅子。

    杜思琪托腮看着董梵离去的背影,心底认真思考。

    当霍母摇头叹气从楼上下来后,杜思琪便悄悄跑了上去。

    “哥,大情况!”杜思琪立马向霍梓伦汇报情况。

    霍梓伦和母亲刚才应该聊得不愉快,他整个人都在冒烟,并未搭理她。

    “刚才董梵接到了她前男友的电话,好像是她妈借了人家五万,现在要还二十五万了。”杜思琪将情况简洁说明。

    霍梓伦脸上的表情终是有一丝变化,双眸也认真看向杜思琪。

    “哎,就知道只有她的事,才能让你如此紧张。”杜思琪叹了口气。

    霍梓伦没有说话,低头将抽屉一份资料翻了出来,递给了杜思琪。

    “有些事,看来该提前了。”他淡声说道。

    杜思琪看了看手中的资料,眼底闪过一丝惊讶。

    “不错呀哥,你老早就把情敌祖宗十八代都调查清楚了!”

    “这是要把他家所有丑闻和触犯法律边缘的事全都公诸于众吗?”杜思琪歪着脖子问道。

    霍梓伦点了点头:“我现在也只能用这种方式帮她了。”

    杜思琪撅了撅嘴,看着自己的表哥兼病人,有些怜悯。

    “现在对她,还是有那种疯狂执念吗?”

    霍梓伦对董梵的感情,已经演变成一种特殊的占有欲。

    杜思琪清楚这一点,却没有过多去了解他是如何执行。

    “她捅了那一刀子后,倒是让我清醒了。”霍梓伦笑了笑,只是显得有些牵强。

    “那……药还吃吗?”杜思琪看了看桌上的几个瓶瓶罐罐,小声问道。

    “不吃了。”霍梓伦摇了摇头。

    杜思琪想了想,觉得有些话自己憋在心底难受。

    “哥,我觉得你们当年分手是另有隐情,是不是应该彼此好好说清楚呀。”

    霍梓伦握着药瓶的手一顿:“我的事你就少操心了,还是安心做你的准新娘吧。”

    杜思琪吐了吐舌头,只能乖乖听话闭嘴,但心底已经有了别的计划。

    入夜,秋风瑟瑟。

    董梵坐在公交站牌的冰冷石凳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上车又下车。

    自己第一步要做什么,第二步要做什么,董梵没有一点思绪。

    “哎!”她看着手机上的十几个未接来电,沉沉叹了口气。

    电话都是董母拨过来的,应该是没取到钱,然后准备质问痛骂自己。

    董梵也不知道董母后来有没有再去霍家找霍梓伦询问,支票为什么作废了。

    但凡霍梓伦还有点良心,就不要再拿钱给她母亲,当做给她留点尊严。

    “董梵。”她还在晃神中,一辆红色轿车突然停在了她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