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笔趣阁 www.biquge0.cc,最快更新保护我方宋老师最新章节!

    一个人从天堂永坠到地狱最短需要多长时间呢?祝随春以前对这个问题的答案无可得知, 但是她现在却切身地了解了。

    三个小时前,她还站在首都国际机场送于皎和岑漫一起离开,于皎还非常诚恳地祝福她这个最好的朋友,一路顺风。

    倒是一路顺风了,就是好运半路失踪了。

    两个半小时前,她正坐在地铁上, 接通她妈高时月的电话,她妈很冷静, 只说了一句话, 最近别往家里跑。祝随春可以清晰地听见电话那头传来的激烈地撞门声, 还有她父亲的谩骂声。

    然后她妈挂了电话。不管她怎么回拨, 都无人接听。

    一个半小时前,她登上了从北京去往山西泰原的飞机。

    而现在,她早已降落, 从机场打车到家。

    紧接着她看见她家的小别墅的栅栏被砸了个粉碎,小院儿里的花草都被毁得歪歪扭扭。她妈最爱种植月季, 上次她离开时,那一溜强行栽植的粉色月季伊丽莎白女王还傲然挺立,而今天, 却都衰败于地。

    祝随春屏住呼吸,她甚至不敢想象发生了什么, 每一步都如同踩在尖刺上, 双腿又像是灌了铁铅, 只剩下意志在拖着她前进。

    伸手拧转门把的时候, 祝随春紧张地吞咽了口水。她希望自己刚才所焦虑的一切都只是幻象,什么也没有发生,她什么也没有失去。

    门无声打开,房间也是乱得一塌糊涂,到处都是撞击和摔打留下的痕迹。

    恐惧,紧张,焦虑,担忧。所有的情绪从全身上下各处抽丝又汇集在她的心脏处,化形为一双大手,先只是覆盖在她的第三肋骨之下,而后骤然加大了力度,以一种要将她毁灭至破碎的狠劲。太疼了。

    “妈?”祝随春小声喊了句,没有回应。她张望着一楼,步伐开始加快,语调更急,又喊了一声,“妈!”

    没有,一楼没有人。

    祝随春发了疯往楼上冲,她们家小别墅有三层。她刚三步做两步冲上楼梯,下一声呼喊还没叫出,就看到了自己母亲。

    高时月正打着电话,却说不清是因为恐惧还是生气颤抖着身子,“你不知道你老公在哪儿?你知不知道就因为你老公,我们家春爸就——“

    听到了楼梯传来的声响,高时月警惕地转过头来,看见是祝随春后,卸下了警惕。那是一张颓然的脸和一双满目震惊的眼,“富贵?!”

    祝随春哽咽了下,她眼眶有点湿。她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上前拥抱她的母亲。而事实上,她也毫不迟疑地上前了。

    高时月一个人称到现在,见到自己的女儿满心的坚强都化作了脆弱,母女二人相拥而泣。

    “我不是让你最近别回家吗?”高时月边哭边骂,这丫头又不听话。她伸手把祝随春推开,推得她踉跄几步,“我现在跟你讲话你都不听了是吧?我不是让你别回家吗?你回什么回!你这丫头,怎么就不懂事。”

    祝随春掉着眼泪,上前又拥抱住了她的妈妈。

    其实她们已经很多年没有拥抱了。婴儿时期是在母亲的怀抱中度过的,再大一点,牙牙学语,也是被抱在怀中的。可是随着年龄渐长,拥抱变得越来越生疏。

    拥抱里双臂传来的紧固力道会让拥有被支持的抚慰,因而高时月渐渐冷静了下来。她一贯是个很优雅的女人,长发总是散落地挽在脑后,穿着长裙照顾花草,或者一身休闲长裤出门散步。

    但现在,高时月实在看上去狼狈太过了。

    “妈,怎么了?”

    高时月不想把自己的女儿牵扯进来,“这事儿你别管。”

    “妈!”祝随春按住高时月的肩膀把她掰向自己,她隐约洞察到了问题的关键,“我爸出事了?”

    “……”高时月看着自己的女儿,看着她尚且稚嫩的脸,她犹疑了一会,叹了口气,告诉了她所有的真相,“你爸,被高利贷追债地抓走了。”

    “??”

    在祝随春的印象里,她的父亲是个老实而忠厚的人,家里最贵的东西的就是房子,别的用的,她爸都爱去什么小市场淘。祝妈嫌他不懂享受生活,可她爸老是乐呵,说日子过得去,怎么都一样。

    祝随春小时候皮得不行,她爸生气就爱说,要这么多年,拿养她的钱养猪,估计早就不知道开了多少个屠宰场。

    那个永远笑呵呵的爸爸,怎么会欠高利贷?

    察觉出女儿的疑惑,高时月补充,这是祝随春第二次听到她妈用这么嫌恶的语气来讲述一个人,上一次,是她中学时有同学的家长当众骂她性取向的事。

    “还不是薛刚?前几年非要给你爸合伙转型开公司,开就算了,现在油水揩干净了,居然去赌陀螺。你说这多大的人?赌就算了,别人赌钱,他倒好,抵了自己一双手。现在还不起了,人跑了,伪造你爸签名让他当了担保人。”

    ——?!

    “所以,我爸被抓去——?”

    高时月叹了口气,“三天之内不把你薛叔找出来,你爸就得替他还一双手!这是什么人!我们家对他不好吗!”

    高时月越说越难过,捂面哭泣起来。祝随春满心愤怒和担心,她压抑住即将暴虐而发的情绪,上前替妈妈蹭掉了眼泪,“妈,别担心。”

    “报警了吗?”

    “警察不管这事,说什么高利贷借贷不犯法。”

    “妈,你知道他们是谁吗?”

    高时月走进书房拿出一张名片,上面写着,名字王泽军,地址北五路486号。

    “妈,你在家好好待会。”祝随春竭尽权利掩盖自己的情绪,但声音里的颤抖依然熹微可寻痕迹,“我出去找薛文文问问。”...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